当前位置:知识库 > 休闲 > 正文

宋冬野现在怎么样了?

2020-05-06 145

曾经演唱会上,和千万人挥泪合唱董小姐的样子,已经很难回去了。如今的宋冬野深出简居,低调的做着自己的音乐,往日频繁的演出如今已经屈指可数。

虽然也有新的作品问世,粉丝数量却大大减少,关注度也远远不及从前。一方面是受吸毒事件的影响,另一方面宋冬野的低音也早已使人审美疲劳,

经常被吐槽都一个调,宋冬野的没落间接影响了整个民谣音乐圈,再加上火爆的中国有嘻哈的影响,追逐潮流的人们已经从民谣世界走进嘻哈世界。

扩展资料:

2010年11月10日,宋冬野独立小规模发行了限量个人专辑《雪泥鸿爪》。

2011年是民谣兴起年,宋冬野创作了许多作品,如《莉莉安》、《安和桥》、《就在不远的2013》。2011年加入麻油叶民间民谣组织后,开始和尧十三、马頔等独立民谣音乐人创办的厂牌一起开始专场演出。

2012年,宋冬野与摩登天空签约;同年发行原创单曲《董小姐》,收录在2012年12月发行的《摩登天空7》中。

2013年8月,宋冬野首张个人专辑《安和桥北》正式发行[9-10] ,凭借专辑《安河桥北》得了“鲁迅文化奖”。

2014年3月底赴台参加“摇滚办桌”,并于4月1日在台北Legacy举行首场台北专场个唱 。8月15日,推出《斑马,斑马》的MV[3] 。2014年,百城巡演升级为“雏儿劳鹊”全国剧场巡演;10月12日,宋冬野参加二宫剧场举行“雏儿劳鹊”剧场巡演。11月,再次在台北TICC举办个唱。

2018年6月23日,凭借《郭源潮》获得第29届台湾金曲奖最佳作词人奖。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宋冬野

下雨为大家推荐一首《斑马,斑马》,这首歌由宋冬野作词作曲,发布于2014年08月15日。

你知道吗?斑马这种动物是一个人无法入睡的!

他讲的是一个流浪的人爱上了一个被别人伤害过的姑娘,可是他却没有能力去安慰心爱的姑娘,也没能力去给她想要的东西,表达了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的痛苦和无奈,同时也表达了他假设的这个繁华都市的现实,一个繁华又现实的城市,一个高贵美丽的姑娘,一个居无定所的人,姑娘只属于这个城市,而这个城市却没有什么会来挽留我,所以我要离开这里。就像我来的时候一样,还是一无所有的离开,除了我的吉他。

宋冬野在录音棚。

他又在干嘛?

他放录好的《郭源潮》给我听。我立刻正襟危坐竖耳倾听。

他呢?

他低着头听,夹烟的手支在膝盖上一动不动,烧出很长一截烟灰。曲声落下,他抬起头说:“嗯,现在我还挺喜欢的。”

他真是很喜欢他的新歌。这是他第一次亲自参与编曲制作,他喜欢到——都敢自称音乐人了。

以前他自称什么?

公司刚给他组乐队时,他在排练室见到乐手们,往主唱位置一坐,开口就说:“大家好,我是一傻逼。我什么都不知道,大家多帮我。”

那时他录了《安和桥北》,好几年写的歌拼出一张专辑。写歌的时候不过是自娱自乐,觉得自己会写歌,挺牛逼的。突然有一天,来了个制作人把他弄到录音棚,循循善诱跟他说编曲。给他听懵了,一通点头,“都行都行”。“什么都行?!”制作人说,这是你的歌,你该告诉我们怎么着好。他没主意,他不懂啊。“一录制你就发现,自己是个傻子,打击特别大。”

《安和桥北》好评如潮。“独立音乐人”的头衔就冠上来了,听着多牛逼啊,他心里知道,自己配不上。但总是没时间学习,看那细细密密的midi轨道,怎么可能学得会,他可懒了。再说,也没心情。“浮躁,很浮躁。你能想象到,那种突然而至的一万个诱惑,再完美的人都会有所迷失的。”

那他现在打算学习了?

从看守所出来后,活儿也停了,心也落地了,他可以踏踏实实学点真功夫了。他开始做新歌,每天在录音棚里泡着。晚上打个地铺,第二天一睁眼,看到软件、音箱还在那儿闪着灯,立刻就来了劲。录音师怎么工作,乐队每个乐器,都看一看,学一学。线路怎么走,音箱怎么接,都了解了解。他开始学编曲软件,编一段旋律可能要在音轨上划上千道,他一点一点划,划到某一道,把前面连起来听,那一下真是通体舒畅。直到有一天,他自己做了个小样,录音师说,就按这个弄,不改。他终于爽了,自信许多。

这变化挺好。还有什么变化?

他读书了。从看守所出来后,公司和朋友们让他避一阵,他住在一个朋友家里,书架上有书,就拿来看,《浮士德》《对话录》一类的,其实也看不懂,就生看。他想找点东西。能打动他的东西越来越少了,这点他挺愁的。“要不然也不会抱本哲学书在那儿看啊。”

家里都有什么书?

他说,他从不看书的。我瞥了眼立柜某一层,几本书靠边儿叠着,“那都是我媳妇的”,他马上解释,立柜顶上倒有薄薄一摞别人送他的书,都没拆封,“真的,我就一没什么文化的人,我只喜欢看《三国演义》和《哆啦A梦》”。

看书对他有帮助吗?

“有,能让你脑子里想的东西更多“。但是也有问题,脑子里的东西多了,人就不高兴,难得糊涂嘛。

他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什么是自由?不知道。人生意义何在?不知道。活着为了什么?不知道。“我觉得有抑郁情绪的人可能都想过这些,那个时候的抑郁症患者都没琢磨明白呢”。

他大概常常想这些,因此脱口给出一串结论:“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为了安慰自己想出一些理由,什么为了理想、梦想、社会意义,都是假的,给自己一些理由,就是所谓活明白了。谁不是赖活着呢?”

听起来挺虚无了,都看破了?

又见宋冬野,你对他到底什么印象?

这些年来,宋冬野变了很多。如果有什么没变的,那就是,始终爱吃。他想不明白活着有什么意义,但想想下顿饭吃什么,“就是个盼头”。

这是我第二次见他。五年前,独立民谣厂牌麻油叶做高校巡演巡到我们学校,我朋友帮忙借了辆三轮。他和马?,在烈日下蹬着车把音箱设备运到演出的大教室,大汗淋漓。仅仅过了一年,全国各地都唱起了他的歌。他突然爆火,成了众人皆知的当红民谣歌手,全国各地跑演出,他出了首张个人专辑,得了“鲁迅文化奖”。在某个百无聊赖的时刻,我朋友想起手机里还存着这个知名胖子的号码。多少带点儿对爆红名人的不怀好意,他拨通这个号码:“宋冬野,嘛呢?”

电话那头愣了一下,说,“吃凉皮。”

本周热门
热门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