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上的温情

沙发上,杳音缓缓睁开双眼,本想起身,可一个翻转,她犹如球似的滚下了沙发,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疼痛感让她清醒过来。

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绑住了!

什么情况?

慌乱的眸子四处瞟,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欧式风格的大客厅,不远处有个旋转木梯直达二楼,整体装修简洁却不失奢华。

可这是什么鬼地方?

杳音有些蒙了,她明明记得自己是在和老公吃烛光晚餐,然后……

“吱!”

还没等她仔细回想,门突然就被推开,抬眼去看,视线中一双擦的发亮的黑色皮鞋,正在向她缓缓靠近。

顺着往上看,是逆天的大长腿,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来。

这男人,标致的瓜子脸,皮肤呈麦色,薄唇紧抿,高挺的鼻梁上那双眸子正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他瞥了她一眼,俯身将她的绳子解开后,径直走向了浴室。

“在我出来前把衣服脱了,我没时间。”

脱衣服?

杳音直勾勾地盯着浴室的门,给这男人贴上了“神经病”的标签。

杳音甩了甩还有些发沉的脑袋。

回忆之前的事儿,她记得和老公一起吃晚餐,然后喝了些酒,只是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还被绑着?

陈诺该不会是在外面得罪了人吧?

那他会不会也出事了!

杳音心里忐忑不安,一心牵挂不知什么情况的陈诺,就往门口跑去。

可还没踏出去几步,浴室的门就开了,背后传来男人冰冷低沉的声音:“想跑么?”

杳音顿住了脚步,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去,本想质问是不是男人把她绑来的。

可一看到男人那双冷的渗人的眸子,她就没了底气,结结巴巴:“我,我可能是被人下药了,这期间有误会,先生,希望您大人有大量,放我离开。”

只见面前的男人几步走来,冷冷的看着她,道:“我已经付了钱,你要做的就是伺候好我。”

付了钱?

杳音愣了一下,完全是蒙的。

正愣神时,却突感一只大手搂住的她的小腰,近乎妖异的俊脸,在她瞳孔里,不断的放大。

看着那深邃的黑眸,她有瞬间失神,这个男人的眼神,比万年寒冰还冷!

“你放开我!”

尽管心里害怕,但她从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男人皱眉,冷笑道。

“想爬上我的床的女人数不胜数,你应该庆幸你有一副好容貌。”

“你放手!”杳音叫嚷着,可她的身子,却被一双大手紧紧的抱着,根本动弹不得。

拼尽全力挣扎也无济于事,被男人沉重的身子压住,动弹不得。

杳音慌了,颤抖着双唇,“我,我是有老公的,你不能这样!”

她感受到,紧贴在自己小腹上的火热,又羞又愤。

“不能?”

不屑声儿,就在耳坠边,而男人顺势就把她抱了起来,往床上一扔之后,压了下去。

“你还不知道吧?正是你老公,把你卖给了我!”

“你胡说!”

慌乱无助的杳音,激动大吼。

陈诺怎么可能把她卖掉!他那么爱她!

眸子狠狠地瞪着男人!

“胡说不胡说,对我而言不重要!你最好老实些。”

撕拉声,在房间中回荡,尽管杳音极力反抗,但她不过是一介女流,怎么是男人的对手。

临门的滚烫感,让她羞愤和无助,无助的泪水,顺着的她的眼角,划过她白嫩的脸颊。

男人见此,本能的一顿,眼间闪过一丝犹豫。

“你要是敢动我,我一定让你后悔!”

清冷的声,夹杂着怒意和威胁,然而却是杳音,最后的能想出的计策。

“哦?是么?”男人带着戏谑的目光,眼睛微眯盯着她,嘴角提起了30°的角度,“我倒想看看你是怎么让我后悔的!”

充盈和疼痛占据杳音的所有意识,她忍俊不住的高高的抬起了下巴,死死的咬着唇,眼泪再次落下,最终,她还是没能把自己宝贵的第一次,交给自己所爱一生的人!

再次醒来,疼痛,以及身上随处可见的暧昧痕迹,都在提醒着她,昨晚发生了什么。

她目光怨毒的盯向有淋浴声儿的浴室!

恶魔!

“醒了?”

男人从浴室里走出,看见杳音一脸的怨毒,却丝毫不为所动,从身上的口袋里,拿出支票和笔,在上面写了几下。

“这是五十万,我额外给的,算是对于你是个雏的奖励。”

雏……

杳音的心被扎了一下,死死的咬着唇,沉默了片刻后,她突然露出了冷笑。

“看来,这处/女膜的仿真度很高嘛!”

男人俊脸微微一顿,嘴角抽/动。

被放在桌上的支票,刺目无比,她居然被人用钱来衡量!

“钱,我就不要了,谢谢你的伺候!”

说着她,她顺手从自己身上的口袋里,拿出两百块钱。

“站街的就是这个价!”

她倔强的昂扬着头,将钱扔在地上,她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很有钱,甚至很有权,否则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将她绑来。

她一个平头小老百姓,起诉他未必有用,但讽刺他,她还是能做到的!

只是她正要离开,却又响起,男人慢里斯条的冷声。

“看来你不缺钱嘛,我昨晚的服务,你只给了两百,那么你的裸照,你出多少钱呢?”

裸照!

杳音心,瞬间停跳了一个节拍,跨出去的步伐也顿住。

她惊讶的转身看向男人。

此时,男人妖媚的五官上,尽是得意和嘲讽,不慌不忙的将一打照片放到了桌上。

照片上,女人身姿婀娜,浑身半丝不挂,而非常不巧的,是她!

“你这变/态!居然偷拍我!你这是犯法,我可以告你!”

心中的小火山终于爆发,大眼,恶狠狠地瞪向对方!

然而,男人却依旧一副嘲讽模样,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合同,笑道:“签了,我就把这些照片还给你。”

杳音站在那,天人交战,心里问候了面前这个陌生男人祖宗上万遍。

“我叫慕南。”

慕南拿起笔,轻轻的在协议乙方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杳音扫了眼合同,那上面的协议条款和字样,气她得整张小脸瞬间煞白。

这男人居然找她代/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