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卿入怀

荣城女子监狱。

沉重的铁门在自己的身后关上,顾卿卿提着一个磨破了皮的小包,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她是顾家的大女儿,却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好不容易长到二十岁,交了个男朋友江继泽,顾家来了人,说要认回她,她欣喜欲狂回到顾家,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只是要她去替酒驾肇事且逃逸的妹妹坐牢。

她和妹妹顾思雅是双胞胎,留在案发现场的DNA肯定是吻合的。

这是犯法的事情,她当然不答应,可是随后警察上门,他们就一致说是她撞死的人,她就这样被带走,判了三年。

如今,刑满出狱。

她走到大路上,迫不及待的打了一辆车,报上顾家的地址。

她的男朋友江继泽第一次探监的时候就向她发过誓,等她出狱后就和她结婚,她等了三年,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他了。

车子停在顾家别墅的门口,顾卿卿带着自由、愉快的心情进了大门。

只是前脚刚迈过去,就瞧见不远处的沙发上,顾思雅被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压在下面热吻。

顾卿卿的脸刷的就红了。

三年不见,顾思雅怎么变得这么开、放了?和男人在这人来人往的大厅里做这种事。

下一秒。  

“啊!继泽,别!”顾思雅一声高亢的喊声,像是一把沉重的锤子,把顾卿卿的心一瞬间打的粉碎!

继泽?江继泽?

她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勇气,猛地冲上了前,想要看个究竟。

“你们在做什么?”

“啊!”顾思雅看见了顾卿卿,赶紧推开身上的男人,想了一下,又马上缩进了男人的怀里:“是你这个贱丫头回来了啊。”

“……我差点忘了,你今天出狱!”

“这么快就跑到我家来了,是缺钱花了?又或者缺男人了?”

“继泽,你看看她,一脸的土,真是脏死了,也好意思跑过来打断我们的好事!真是扫兴。”

男人转过身,眼里还带着尚未褪去的情、欲,果真是顾卿卿三年前的男朋友江继泽。

“顾卿卿,三年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不懂事了?没看见我和思雅正在一起吗?”

他的眼里,只有冷漠和无情。

“在一起什么?在一起媾、和吗?”顾卿卿瞪大了眼睛,心里一阵尖锐的疼痛,咬牙切齿的说:“江继泽,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当初信誓旦旦的说要和我结婚,一转眼就背着我和顾思雅搞在一起!”

“顾卿卿,你的话也太难听了吧,”顾思雅站起来,“啪”的甩了顾卿卿一巴掌:“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你就是个灾星、祸种、进了监狱的下、贱东西,也敢教训我和继泽?” 

“顾卿卿,你不会真的以为你入狱三年,继泽还要为你守身如玉吧?你也不想想,继泽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又不是和尚,再说了,你一个坐过牢的贱人,你配得上继泽吗?继泽如今可已经是江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了!”

“不过,既然你已经回来了,不如你就替我去嫁给傅天行吧!”

顾思雅一句接着一句,不断的刷新了“无耻”的下限。

“你……顾思雅,你不要太过分了?”顾卿卿知道傅天行是谁,不就是原本属于顾思雅的那个结婚对象吗?入狱前她就听说过这个人——双目失明、性情残暴,并且已经娶过三任妻子,可那三任妻子却一个比一个死的惨,外界传言,那三任妻子都是被傅天行虐死的!

她都已经替顾思雅受了三年的牢狱之灾,顾思雅竟然还想将她的一生都葬送?

“不!我不同意!我不同意嫁给傅天行!”

“你不同意也得同意,不然你以为爸妈为什么接你回顾家,要不是三年前我撞死了人,三年前你就要嫁过去的!”顾思雅恶狠狠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