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前夫别靠近

“薄先生,听说你和你的妻子已经离婚三年了,有没有考虑一下个人感情?”主持人当着全国观众的面,问出了这个问题。

毕竟自从薄睿廷结婚以后,有多少单身女子望眼欲穿。

现在他离婚了,那些女子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又活过来了。

可惜,他离婚的消息一传出去,人就直接飞去了澳洲,三年才回来。

多少人等的望穿秋水。

薄睿廷对着镜头,狭长的黑眸一眯:“谁说我离婚了?”

主持人,还有观看直播的人都愣住了。

他没离婚?

与此同时,某办公室里,苏白芷一手托腮,看着电脑屏幕,冷呵呵道:“没离婚?签的离婚协议是假的?!”

之后,主持人说了几句很官方的话,直播就结束了。

苏白芷捏了捏眉心,她就不该为这个男人伤神!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什么事?”她看都没看就接了,语气颇为不好。

“苏白芷。”男人低沉悦耳的嗓音幽幽的传来,令她的耳膜一震。

苏白芷红唇紧抿着,良久才道:“是你啊。”

她有多久没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了,除了刚刚的直播。

“薄氏集团的周年庆,不要迟到。”男人淡淡的提醒。

“怎么,还要继续演戏?”苏白芷嗓音有些沙沙的。

“作为妻子,你有义务。”说完,薄睿廷挂了电话,犹如他的性格一般狠绝。

苏白芷面对着已经挂断的手机,神情一暗,“那你作为丈夫的义务呢?”

是不是也该履行?

傍晚,薄氏集团大楼的宴会厅内,星光熠熠。

薄睿廷在门口等着苏白芷。

他偶尔抬起手腕上昂贵大气的腕表,看了一眼,清冷的眉心淡淡的蹙着。

不多时,从电梯里走出来一个身材娇小,却娇媚可爱的小女人。

她穿着深蓝色牛仔裤和一件松松垮垮的白毛衣,一头微卷的长发,端庄妩媚的走来。

薄睿廷薄唇轻轻一掀,走过去,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这么晚?”

苏白芷的大脑有三秒钟的空白,因为她有三年没有亲近过任何的男人。

雌性荷尔蒙很能刺激一个女人的神经,特别是这个男人,她爱了十年。

“公司很忙。”苏白芷的嗓音很好听,不尖锐,温温的,听着就很舒服。

“我又不是养不起你,这么拼命?”薄睿廷挑起了好看的眉。

苏白芷脸色微微浮现一抹震惊,他脑袋坏掉了?

要知道,三年前他对她的态度,可是很恶劣的。

“你是你,我是我。”苏白芷小声道。

她很见外。

薄睿廷黑眸一沉,修长的手臂揽着她的肩膀,“等下配合一点。”

“哦,三年前我能配合的很好,更何况是现在。”苏白芷低声道,她抿抿唇,“你怎么没带蓝雪儿来?”

蓝雪儿——薄睿廷的初恋,心里的白月光。

也是苏白芷心中的一根刺。

薄睿廷揽着她肩膀的手掌不由得用力,“不许提她。”

苏白芷微怔,淡淡道:“还是这么在意她?”

那让自己来做什么?

在这样的场合,岂不是让她误会吃醋?

还是说,他们吵架了,他想用这招刺激蓝雪儿?

来到宴会厅里,薄睿廷揽着一个温婉可人的小美人儿出现,大家并不意外。

意外的是,这个女人是苏白芷。

而不是蓝雪儿。

苏白芷这个名字,在京城也是响当当的。

当初苏家差点就破产了,谁知,她父亲将她送上了薄睿廷的床,还恬不知耻的拍下了一些不堪的画面,放到网上,逼着薄睿廷娶了苏白芷。

所以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薄睿廷厌恶苏白芷,在过去的三年里,他没有带着这位妻子出现在任何公开场合,取而代之的是蓝雪儿。

这一次,还真是令人意外。

万众瞩目,薄睿廷带着她走上了演讲台。

苏白芷有些紧张,她鲜少曝光在镜头下,心里有些没底。

薄睿廷笑了笑,“十分感谢大家来参加薄氏集团的周年亲晚宴,我和我的妻子苏白芷欢迎各位。”

提及自己,苏白芷茫然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男人宽阔的肩膀,越发觉得陌生。

白净的小脸偷偷地浮现一抹绯红。

“……希望大家今晚的玩儿得尽兴。”薄睿廷的讲话已经要结束,苏白芷的思绪才慢慢的拉回来。

此时,全场镜头都对准了他。

他转身,看到苏白芷懵懵懂懂的眼神,心脏像是要溢出什么,走过去揽着她的腰,在她漂亮的唇上深深地一吻。

咔嚓咔嚓。

苏白芷大脑空白,却能听到场外照相机疯狂拍摄的声音。

她瞪大了眼睛,薄睿廷一定是真的疯了。

下了演讲台,苏白芷被他禁锢着不能随意走动,陪他见了公司的股东和一些重要客户。

之后,晚宴结束,宾客散去。

“我要回家了。”苏白芷淡淡道。

“嗯,一起。”薄睿廷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

“不顺路。”苏白芷提醒,她早就不住别墅了。

薄睿廷这才想起来,在他去澳洲的前半年,他们就分居了。

“你见过夫妇有分开住的?”薄睿廷嗓音冷冷的,却带着一抹讥诮。

苏白芷头皮一麻,“当初说好的,而且你也没有阻拦我。”

“那是因为……”薄睿廷忽然烦躁起来,直接将她扛上肩头,懒得废话。

“放我下来!”苏白芷没有想到一向矜贵优雅的男人,也有这样的举动。

“不要乱动,不然摔坏了,我还要照顾你。”薄睿廷抱着她进了电梯,按了去一楼的按键。

“用不着你好心。”苏白芷气道,“薄睿廷……我有喜欢的人了。”

扛着她的男人,高大冷峻的身形微微一僵,冷嗤:“哪个眼神不好的看上你了?”

“是温涵。”苏白芷嗓音闷闷的,“我们已经签了离婚协议,所以一年前我们就……交往了。”

一道冷芒从明镜的镜片后一闪而逝,“薄太太,你出轨。”

“我没有!”苏白芷反驳:“离婚协议书我给你了,我们已经不是那种关系了。”

说话间,二人已经到了一楼。

薄睿廷扛着她从电梯里出来,然后将她塞进停在门口的迈巴赫,自己也坐了进去,关上了门。

随即,他转身将她压住,冷冷道:“不是那种关系?苏白芷,我没签过字,我们就是那种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