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气刺客俊首席

“对不起,我们不合适,分手吧!”

女人坐在桌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身边的男人,心里很是不屑。

“为什么?我为了你才回国的。”男人显得有些惊讶,他黄铜色的皮肤显得格外性感。

“你出国这四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想,我可能已经不喜欢你了。”女人在这种昏暗的灯光下,看着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她必须承认,这个男人很帅气。

只不过,他是一个穷光蛋。

在绝对的金钱面前,颜值就成了没用的筹码。

就在这个时候,酒吧外面响起了一声汽笛声。

坐在桌子上的女人一下子就跳了下来,她回头望了男人一眼,给他挥了挥手。

女人坐上了车。

那是一辆保时捷卡宴。

车窗缓缓地拉开,露出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脸。

中年男人的脖子上还挂着一条粗俗的金链子。

他在感受到秦十的目光之后,直接吻上了身边的女人。

秦十跺了跺脚,往地上啐了一口,回到了酒吧。

他用力地握紧了拳头,发出了咯咯咯的响声。

他的目光阴沉,就像是要把人给杀了一样。

如果是在非洲,别人听说了被称为蛇王的兵王,被人给戴了绿帽子,肯定会觉得是一个笑话。

秦十摇了摇头,忽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选择回到华国。

为了这个变了心的女人?

这时,善于察言观色的酒保看着秦十,一边擦着手中的高脚杯,一边递了一杯鸡尾酒过来。

“帅哥,现在的女人啊,都是这样,一切向钱看!你啊,也不要太伤心了!不如,不如今晚你就放纵放纵?”

“你说什么?”秦十沉声问道,只不过他在非洲待久了,不由自主地就带上了一股上位者的气压,和危险的气息。

顿时,酒保就被秦十给吓到了,他差点把自己手中的酒杯给摔在地上。

“那个,那个,没什么,我什么都没说!”酒保拼命地摆着手,总觉得眼前这个人会把自己给吃了。

“我是说,”秦十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很快,他就像以前那样,一个木讷老实的清秀青年了,“我刚才没听清,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酒保松了口气,然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小卡片。

“上面,上面有联系电话。”酒保似乎还有些心有余悸,又补充了一句,“价格越高,质量越好。那个,我也不能保证。”

秦十当然是明白这些的,他在非洲的时候,兄弟们都是和他一样的糙汉子。需要解决生理问题时,他也会去找服务。

只不过等秦十成了称霸非洲的兵王之后,他的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女人了。在非洲的黑暗世界,他就是王!

然而,美艳的洋妞儿虽然活好,开放,身材性感,但是如果是结婚,还是不如华国的姑娘。

秦十接过了卡片,然后抽出了一张黑卡,开了一间最好的房。

521号房。

秦十把玩着房卡,然后在思考了片刻之后,拨通了电话。

几乎没怎么思考,秦十就选择了最贵的姑娘,然后躺在床上。

他发觉自己并没有因为分手的事情伤心,至少女人的一血也是给了他。

秦十并不觉得自己亏了。

就在他还在这边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房门被人敲响了。

秦十的眉头挑了挑,有些惊讶。他这不过是才过了五分钟,就来了,这里的效率还真是高啊!

于是秦十立刻把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给扔掉,然后兴致冲冲地打开了门。

此时的秦十,又变成了一个纨绔的公子哥。

开门之后,进来的竟然是一个醉醺醺的女人。

秦十先是惊讶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理解地笑了。这应该是故意的,毕竟他可是出了大价钱呢!

更何况,这醉美人,看起来更加撩人。

这是一个长发披肩,醉眼朦胧的女人。

她有着一张姣好的面庞,而这似醒非醒的状态,更是平添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妩媚。

她的唇红红的,看起来就像是一顿含苞欲放的玫瑰。

美人似乎是觉得这屋子里的空气有些热了,竟然情不自禁地开始脱起了外衣。

当她解开自己衣服的第一个扣子之后,一抹雪白就出现在了秦十的面前。

就在秦十以为她会有别的动作的时候,美人却停了下来。

她笑嘻嘻地看着秦十,然后穿着红色的高跟鞋,就倒在了水床上。

秦十笑着看着美人,用他那双成熟的大人,勾起了美人的下巴。

“坏东西,不知道要脱了鞋上床吗?”

当秦十靠近这美人的时候,他便能闻到她身上那若即若离的,仿佛是百合花的香味儿。

还有,那雪白之间,隐隐约约的一点红。

美人听懂了秦十的话,她摇了摇头,顺势就靠在了秦十的怀抱里。“不,我不,我好累,不想动!”

就像是在撒娇一样。

作为一个男人,一个纯爷们儿,秦十的心一下子就被撩拨起来了。

他抓住了美人细细雪白的大长腿,然后慢慢地往下滑。

美人便自顾自地扑在了秦十的怀中,不知道在闻什么。

紧接着,秦十握住了美人的脚踝,然后帮美人脱下了高跟鞋,露出了一只白嫩的玉足。

“我,我痒。”

美人忽然叫了一声。

她这一声,就像是秦十在执行任务的号角一种,他立刻就把美人放倒在了床上,然后用手压着美人的双手,俯视着自己身下的美人。

“小美人儿,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磨人呢?”

美人儿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微微地从嘴里吐出了香气和酒气。

“因为,因为我美……”

秦十顿时笑了起来,他的嘴从美人的锁骨上滑过,他轻声在美人的耳边说道,“再美,你也是我的。”

第二天早上,秦十一直睡到了自然醒,他觉得这大概是这段时间他睡得最舒服的一次了。

现在他的鼻子里,还可以闻到那个美人的体香。

然而,已经酒醒了的美人儿,却愤怒又羞愧地看着秦十,扇了一巴掌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