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花小职员

废弃的巷子里面,银荒举着枪,跟几个人对峙着,虽然是在夜晚,可依然很鲜艳的血液使他看起来有些狰狞可怖,他被染红的右臂有些颤抖,但左臂上裸露出的肌肉线条,却让他不是太过高大魁梧的身躯,凸显的特别强壮。

银荒身体屹立不动,此时,就像往常一样,面对危机的时刻,在心中缜密而飞快地计算着动手时候要如何完美出招。等待着绝地反击的最佳时机,不能有丝毫怠慢,一个小小的差池,就可能会先丢掉性命。

这个还算明亮的夜晚,将另外几个人紧张的神色都暴露出来。

一面是带着银色面具的“银荒”,另一面,是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单单只是看身材,这几个黑衣男人要比“银荒”魁梧高大的多。

“银荒,今天若能杀死你,我们就能扬名立万了。”对面的几个人狞笑着。

“可是妄想通过我扬名立万的杀手,现在都在地狱中等着你们。”“银荒”的笑声透过狭窄的巷子传出去,如同夺人性命的死神在藐视蝼蚁众生,令那几个杀手们感到心神不宁。

“银荒”,这个名字,只是其作为杀手的一个代号。而这个代号也同时在杀手界中成为一个传说的存在,只要出手,对方一定逃不过。

“银荒”虽然是个杀手,却不是一个无情嗜杀的恶魔。对刺杀对象的选择,有着自己的原则:不杀老弱妇孺,不杀对社会有贡献的人,不杀残疾的人。

结果,最后一次出手,却错杀了某阿拉伯国家的领导人,事实证明,那个人不该杀,因为他正要推行对人们有益的改革。而现在,那个即将要走上正轨的国家,因为领导人被刺杀,而再次动荡起来。

“银荒”感到愤怒,他是杀手,但刺杀的对象没一个好东西,而此刻仿佛自己忽然变成了一个恐怖分子。雇佣者是何人,无从得知,当他希望从联系人身上得知信息的时候,那个他一直喜欢,一直暗恋,自从师父死后,像姐姐一样照顾他的程月明,却选择了背叛。他们预先埋伏好的一个杀手团出现了。

酬金没有到手,同时尝到了背叛的滋味,这让他的人生观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

“即便是最亲的人,也能背叛。从此后,我还能相信谁?这个世上,还有值得相信的事情吗?”

在尝到背叛滋味之后,“银荒”这一生之中,流下了第一滴眼泪,但这也会是最后一次。

精湛的枪法,还有藏在衣服中的暗器,都让对方尝到了苦果,一路跑下来,灭掉了对方十几个人,还剩下几个。但同时,他的身上也受了多处的伤。

看来,对方再次雇佣的这个杀手团,实力也着实不弱。

“银荒的名字从此消失了。”对方狂妄着说道。

“没人杀得了我,你们这几个角色更不在话下。”“银荒”的眼中寒光一闪,残忍嗜杀的本性陡然唤醒。

这是一个死胡同,避无可避,只有跟他们做个了结了。

就在对方开枪的同时,十几枚飞刀也从他的手中脱手飞出。

“砰砰砰”一阵枪响之后,所有人都倒下了。

“银荒”仍然没有死,最致命的部位,并没有中枪,只是中枪的地方血流的满地都是,照这样的情况下去,他也撑不了多久了。

“现在没有任何人可以帮我,可我不能死,我还要找到她,让她接受背叛我的下场。”

“银荒”慢慢的向前爬去,在他爬过的地面上,留下了一条条长长的血痕。

正要爬到那几个死人跟前的时候,忽然一个身影遮住了视线。

“李昊天”

对方叫出了他的名字,作为一个杀手,他现实中的名字无人知晓,别人只知道他的另一个名字:银荒。

“究竟是谁,能够知道我的名字?是敌是友?”

李昊天紧张的抬起头,准备做出最后的反击,但是在他抬起头的一霎那,眼前一黑,就昏迷了过去。

不知道昏迷了几天,在朦朦胧胧中,他仿佛看到两张面孔,一个是男人,一个是女人,只是他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不过他总算保住了命。

李昊天醒来在这个饥肠辘辘的早晨,首先看到的是,在床头的小柜上有一张纸条,他拿起那张纸条,见纸条上写着:现在你已经接手了美女事务所,我终于解脱了,我现在可以去完成我的梦想,周游世界了。另外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小凡会帮助你解答的。

“靠,这究竟是怎么个回事?谁能出来给老子解释一下好吗?”李昊天拍着桌子大吼一句。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可以问我。”

忽然一个声音传来,李昊天循声望向门口。一张冷艳的脸出现在门口,她皮肤白的过分,却没有半死不活的颓废样,相反的,那双藏在深度近视镜后面的幽深黑色瞳孔中,射出来的是犀利无比的光芒。一袭黑色长发如瀑布般垂直的披在高耸的胸前。那一身黑色的职业装,更加重了她不近人情的感觉。

李昊天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女人大概就是纸条中所说的小凡,而且从这个女人的目光和这身造型来看,肯定是个不好相处的主儿。

“那麻烦你跟我介绍一下现在的情况好吗?”

“我叫董一凡,前老板都是叫我小凡,你也可以这样叫我。”董一凡推了推那个中规中矩的近视镜,面无表情地回应道。

“只有自我介绍吗?我想知道的是,这家黑店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的老板忽然让我接手这家店,然后自己跑路了?”李昊天有些不耐烦起来。

“我们这家店叫做美女事务所,就是帮助女性解决麻烦事,从而收取报酬。前老板刚开始接手的时候,还是激情满满的,但是做了二十年了,他早已厌烦了。昨天,他在你迷糊的时候,帮你在合约上按了手印。你接手的话,他当然乐意跑路了。昨天晚上,他就带着他的几个相好,卷走所有存款,直接跑路了。现在店交给你了,我还是依然担任你的助手。”董一凡的脸上,竟然有了难以察觉的幸灾乐祸的表情。

“你开玩笑的吧,我昨天迷迷糊糊的看到你老板,他明明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的。”李昊天疑惑的看着她。

董一凡冷哼一声回答道:“你果然没有看合约的内容,当初前老板接手这里的时候也是一样稀里糊涂的。”

“合约上究竟写着什么?拿过来给我看看。”李昊天伸手索要。

“对不起,合约在前老板手上。不过合约的内容,我可以告诉你,意思大致来说,就是,你同意接管这个美女事务所,不会反悔,直至二十年后,再找新的人来接管。”

李昊天一阵大笑,接着说道:“开玩笑,老子的自由,老子自己做主,一张合约算个屁,老子不遵守他能把我怎样?”

董一凡认真的讲解道:“合约上还交代了,你接管事务所二十年,在此二十年中,你得以一直保留青春。但是如果你违约的话,相应的,你则需要用二十年寿命来换取。从你按了手印的时候,合约已经生效了。”

李昊天摇了摇头,微笑着看着董一凡。

“我说小凡啊,你或许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你这个玩笑在我面前一点不好笑,相反的,很幼稚。”

“你是一个杀手,当选择你做新的事务所老板之前,已经调查清楚了。”

“擦就算调查清楚了,你以为我会信你那无厘头的话吗?”

“只要事务所接到任务,你不去完成,立刻会老二十岁,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董一凡说完,就从这间卧室中走出去了。

李昊天权衡了一下利弊,如果他因为违反合约,而真的苍老二十岁,那么就会变成四十三岁的大叔,这个险他有没有勇气去冒?如果他当时是清醒着的,说什么也不会在这个坑爹的合约上按手印的。

“站住!”李昊天跟着董一凡追出卧室,从腰间掏出唯一剩下的一柄飞刀,迅速抵在了她的咽喉上。“敢唬我的话,我会立刻刺穿你的喉咙。”

“我说的没有一句谎话,我也是签订了合约,跟你一样,是受骗者。我刚刚履行合约两年的时间,我还有十八年的时间,我会一直按照合约做事,我可不想一下子变成老太婆。如果你不信我的话,大可以离开。”董一凡缓缓按下了他手上的飞刀。“对不起,我还有事物需要处理,请让一下。”

董一凡竟然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畏惧,绕开李昊天,走进外面的事务所。

李昊天走回了卧室中,坐在床上思考着。枉他做了多年的杀手,从来别人的生与死都是掌握在他的手中,而今,当他面对二十年寿命的选择,也开始犹豫起来。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不在乎生命的,二十年青春,对于人短短的几十年人生来说,太过重要了,没有人丢得起。

从另一方面想想,换个身份,换个职业,也许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这个所谓的“美女事务所”,不需要整日里拿命去搏。

中午的时候,董一凡正伏在电脑桌上工作,李昊天走了过来,并说道:“我饿了,快去给我准备吃的东西。”

董一凡回头看了看他,冷笑一声回应道:“给我钱,我去订餐。”

李昊天一愣,冷笑道:“难道我不但要接手这个事务所,还要把财政也包揽下来吗?”

董一凡继续埋头工作,一边说道:“不是告诉你了吗,前老板已经把事务所的所有存款全部取走了,所以在我们还没有接收到新的报酬以前,财政方面当然要由你这个新的老板来负责。”

“真TM坑爹!”李昊天一拍桌子,眼睛瞪得如铜铃般大小。

二十分钟后,李昊天和董一凡出现在自助银行。

李昊天掏出银行卡,查了一下余额,里面的原有的八百万余额,只剩下几十块了。

不用多想,肯定是被联系人程月明把钱取走了。他恨得咬牙,枉他多年来,一直那样信任那个女人,甚至曾经想过有一天洗手不干之后,就跟她双宿双飞。她却倒打一耙,不但差点害了他的命,还把他的所有钱洗劫一空。那些钱可都是他用命拼来的啊!人财两空之后,那个女人如人间蒸发一样,手机号码变成了空号。至于住处,就更不用提了,对方跟他一样,也是居无定所的人。

董一凡站在他身后,同样看到了显示的余额,不禁摇了摇头叹道:“真够穷的,你做这一行这么久,难道没有一点存款吗?”

“被女人坑了!”李昊天取出了银行卡,把拳头攥的“咯咯”作响。此刻,他更加深刻体会到,因爱生恨的含义。

空气凝聚了一分钟左右,董一凡也在一旁跟着沉默了一分钟。这个男人的背影是那样的宽阔,他的手臂和拳头都充满爆发力。但此刻他的心理究竟是怎样的?是不是很强势的男人,也会有悲伤的底限?

她不会去窥伺李昊天的内心,就像同样也不会让别人窥伺她的内心一样。

“算了,还是先用我的钱吧!”董一凡取出了自己的银行卡,从里面取出了几千块钱,李昊天看了一下她的余额,竟然有几万的存款。

“可不可以先借给我点钱?”李昊天在她身边问道。

“这是我自己的钱,跟事务所无关,要钱的话,自己挣去。现在用我的钱,也要在以后还给我。”董一凡白了他一眼。

“我现在可是你的老板了,你要学会尊重我。”李昊天追了出去,跟在董一凡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