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男神是妻奴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M市独一无二的五星级高档酒吧夜魅,灯光迷幻,闪烁着令人颓废的优雅。

时苒苒坐在吧台前,仰头灌下一口烈酒,感受着烈酒滑入喉咙的灼热感,心里那股被欺骗的苦涩感,终是消

散了些。

想想方才回家时,意外听到的那席话,时苒苒勾唇肆意一笑,看起来亳不在意,凤眸却划过一抹

痛楚。

谁能想到,一向形象极好,她真心相待的养父养母,竟然偷偷谋划着给她下药,要将她嫁予那爱家暴,心理

变态的富商!

目的只是那一千万礼金。

要不是她提前下班,听到这些话,她恐怕,还蒙在鼓里,像个傻子一样,被人耍得团团转吧?

嗬,是她奢望了,终究隔了层血缘关系,他们又岂会真心待她?

真是当局者迷呢。

当初,沐以白那渣前男友不就是前车之鉴?外表温润阳光,待她极好,背后却与楚家私生女暧昧不清。

嗬,勾唇讽刺一笑,时苒苒看似漫不经心地摇晃着杯中的烈酒。

也罢,今夜就脆弱一番,明日醒来,她依旧是那个理智果决,坚强的时苒苒!

她正想着,一个肥胖的男人却突然坐在了她身旁,绿豆大小似的眼眸放肆扫视着她精致漂亮的小脸,笑容猥

琐,“美妞,一个人?”

啧,这女人身材皮肤真是白皙,脸蛋妖娆,从骨子里散发的妩媚的气质,当真夺人眼球,他以

前见过的女人简直无法与之相比。

时苒苒慵懒地扫他一眼,仰头喝下一口酒,显然,并不打算理他。

肥胖男人脸色一沉,见四周没人与时苒苒搭讪,小眼闪过一抹志在必得之意,肥肥的大手装作不经意扫过时

苒苒的杯缘,手指轻点手上金色的戒指,漏下一点白色粉末。

做完这动作后,他阴险一笑。

这可是顶级媚药,就是圣女也能秒变荡妇!

就不信了,喝了这有药的酒,这贱女人还不乖乖任他下手!哼!

他的速度太快,时苒苒一时并未发觉,以为他想占便宜而没成功。

仰头再次喝下一口酒,水润凤眸划过一抹不悦,她扫一眼肥胖男人,厉声道:“滚!”

再次被拒,肥胖男人咻的站起,一脸恼怒,眸色发狠,“少装贞洁了,贱人,来这的女人有几个是正经货?

你最好是给老子顺从点!”

“啪…”

闻言,时苒苒想也不想,站起身,扬起巴掌,快,准,狠地扇了肥胖男人一巴掌。

“贞洁”这两字是她的忌讳,因为楚家私生女说过,就是她太保守,连碰都不给碰,沐以白那渣前男友才抛

弃她的,她一直,耿耿于怀!

“他妈的,你这贱人,敢打老子?老子在道上混了这么久,还从没有人敢打老子!”

肥胖男人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双眸瞪大,语气凶狠。

他背靠那位,正所谓狐假虎威,在这M市,有几人敢反抗他?

下瞬,他随手拿起吧台上的空酒瓶,劈头盖脸地砸向时苒苒,酒瓶划过空气,带起了阵阵呼啸的风声。

时苒苒虽有些迷糊,但也并不是理智全无。

看见这迎面呼啸而来的酒瓶,侧身想躲开,无奈距离太近,已然来不及,眼看着酒瓶已经到了鼻尖,时苒苒

心尖一颤,唯有闭眼承受。

想像着时苒苒可能会有的痛苦样子,肥胖男人快意大笑,手上动作愈狠。

敢反抗他?活腻了!

然而,过了几秒,时苒苒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

入耳的是极具压迫性的男声,“张小三。”

时苒苒不解,漂亮的眸子睁开,眼帘内,是一个俊美至极的男人。

男人脸型不大,五官精致立体,邪肆漂亮,又不带一丝女气,俊美高贵得仿佛是天降神衹。

深邃的轮廓带着寒气,冷洌至极。

狭长的流目极具侵略性,菲薄的唇轻勾,划起一抹危险的弧度。

此刻,他逆着光,从容不迫地走向她这方向,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仿佛是帝王临世,霸道,清冷,不可一世,众人都情不自禁为男人让道,那恭敬谦卑样子,仿佛这么做是天经地义!

她不由呆了呆,心瞬间漏掉一拍。

好帅!

她自认不是花痴,但是,这男人当真有让女人疯狂的资本,与这人比起来,她以前见过的男人全都被秒成了渣渣!包括被称“百年难得一见校草”的前男友沐以白!

注意到时苒苒的目光,封祁流目一眯,这女人,是目前第一个敢直视他的女人!

然后,在看见她白玉般脖颈上隐隐现出的,那一条并不打眼的透着微光的幽蓝色心形水晶项链时,心下略微诧异。

眼神一向锐利的他,自是看见了那个心形中藏着的封家专属标志!

这分明是封家信物!

只是,信物不是丟了?怎会在这女人身上?

“bo,boss?”

张小三闻言,脸色惨白,腿一软,握着酒瓶的手僵住,颤抖不停,酒瓶霍然掉下。

“咣…”

“啪…”

只听一声爆响,酒瓶子四分五裂,不偏不倚地砸在张小三鞋上,惊得他整个人跳起,却是踩在了瓶子碎片上,碎片刺入脚底。

一瞬间,他疼的脸色扭曲。

封祁并没有看他,神色淡漠,可张小三却感觉一股极具压迫性的气势扑面而来,他后脊发寒,一瞬间,周围温度瞬间降下,他如坠冰窟,身子发颤,打从內心惊惧不已。

“恩…”

与此同时,时苒苒紧咬的唇瓣中溢出一声呻吟,原本精致美艳的小脸上染上丝丝绯红,围观的人群看呆了。

封祁神色不变,浓密的剑眉轻挑,却让人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强烈的压迫之气,围观人群瞬间噤声,呼吸一窒,大气不敢喘,张小三更是双腿打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