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论论文原文

文人相轻,自古而然。傅于班固,伯仲之间耳,而固小之,与弟超书曰:“武仲以能属文为兰台令史,下笔不能自休。”夫人善于自见,而文非一体,鲜能备善,是以各以所长,相轻所短。里语曰:“家有弊帚,享之千金。”斯不自见之患也。
今之文人:鲁国孔融文举、广陵陈琳孔璋、山阳王粲仲宣、北海徐干伟长、陈留阮瑀元瑜、汝南应瑒德琏、东平刘桢公干,斯七子者,于学无所遗,于辞无所假,咸自以骋骥騄于千里,仰齐足而并驰。以此相服,亦良难矣!盖君子审己以度人,故能免于斯累,而作论文。
王粲长于辞赋,徐干时有齐气,然粲之匹也。如粲之初征、登楼、槐赋、征思,干之玄猿、漏卮、圆扇、橘赋,虽张、蔡不过也,然于他文未能称是。琳、瑀之章表书记,今之隽也。应瑒和而不壮;刘桢壮而不密。孔融体气高妙,有过人者;然不能持论,理不胜辞;至于杂以嘲戏;及其所善,扬、班俦也。
常人贵远贱近,向声背实,又患闇于自见,谓己为贤。夫文本同而末异,盖奏议宜雅,书论宜理,铭诔尚实,诗赋欲丽。此四科不同,故能之者偏也;唯通才能备其体。
文以气为主,气之清浊有体,不可力强而致。譬诸音乐,曲度虽均,节奏同检,至于引气不齐,巧拙有素,虽在父兄,不能以移子弟。
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年寿有时而尽,荣乐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无穷。是以古之作者,寄身于翰墨,见意于篇籍,不假良史之辞,不托飞驰之势,而声名自传于后。故西伯幽而演易,周旦显而制礼,不以隐约而弗务,不以康乐而加思。夫然,则古人贱尺璧而重寸阴,惧乎时之过已。而人多不强力;贫贱则慑于饥寒,富贵则流于逸乐,遂营目前之务,而遗千载之功。日月逝于上,体貌衰于下,忽然与万物迁化,斯志士之大痛也!
融等已逝,唯干著论,成一家言。

junos cookbook 小孩子不长高怎么办 snis-258梦乃爱华在线 filesystem has been edius7永久注册序列号 苏州普尔思无线通讯 佛爷 二月红前来求药 福建省有哪些造船厂 耳机两边音量不一样 三星手机铃声叫什么 波客 行车记录仪 死机 天水福兰线2563在哪里 oppo在泰国的男代言人 2017年新生儿住院报销 手机word怎么首行缩进 达达主义绘画漫画人物 etd ware 川财投2014 5号文 意大利2006世界杯阵容 refrain钢琴曲怎么翻译 剑圣嘲讽亚索 两只老虎幼儿舞蹈视频 besotted 免费找回手机照片软件 松本清优惠券2017打印 中海微银怎样 小さな恋のうた中文版 实木门头效果图大全集 梵高 星空下的罗纳河 东京不太热 mid百度

Copyright 资料库 Some Rights Reserved

如反馈或投诉等情况联系:une3549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