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爵士 钢琴

钢琴演奏特点
  爵士钢琴的特点大致上可以分为四种:
  第一种是"大跨度"奏法,即演奏时左手采用连续的大跳进行,形成个性鲜明的"大跨度低音"(Stride Bass),这种奏法在拉格泰姆以及早期爵士乐中经常出现。

  第二种是"布吉-乌吉"(Boogie Woogie)奏法,它是一种快速的布鲁斯钢琴风格,对爵士钢琴有着很大的影响。"布吉-乌吉"经常采用"滚奏" ,英文叫做 Crushing 来体现它的特征。另外,它还经常以左手持续弹奏固定低音来衬托右手复杂的旋律。"布吉-乌吉"的低音音型主要有"行进"(Walking)的八度低音分解和“双音”反复两种形式。例:“行进”的八度低音分解 5 5 b3 2 | 1 1 b7 5 | 、“双音”反复。

  第三种是“博普”奏法,它的特点是节奏支离破碎,旋律很不连贯,有时右手不时的连续奏出一连串单音音符,由于它根据比博普爵士发展而来,因此而得名。

  另外一种爵士钢琴其实称不上演奏方法,但是在速度较慢的爵士乐中(如冷爵士)经常出现而独成一派。它的特点是采用完整或相对完整的和弦在二分或更长时值的基础上不时的加入一些切分,以此体现出慢爵士的松弛感。

  爵士钢琴演奏关键在于即兴技巧和风格的把握,对于受过良好传统钢琴演奏训练的人来来说,不经过专门学习并不一定能弹好一首爵士钢琴风或是一首"拉格泰姆"钢琴曲,爵士钢琴即兴演奏需要一定的理论和大量的实践积累作基础。

j爵士钢琴演奏技巧
  爵士和弦是学习爵士钢琴的基础。西方艺术音乐中使用的和弦,在爵士钢琴中都有体现,如大、小、增、减、六度、七度等等。学习如何有“摇摆的节奏”也是很重要的技艺。下一步是学习即兴演奏;这需要极高的技术,演奏者需要对钢琴熟稔于心。
  作为独奏乐器,钢琴演奏有着极多的选择。可以用低音区演奏固定节奏型,也可以进行旋律对位。在一种名为大踏步钢琴的风格中,左手进行大幅度的跳跃。这些都可以有更复杂的变体。右手一般演奏旋律线,但也可以加入和声内容(和弦或者八度进行),还可以与左手交叉演奏;后者被乔治·希尔灵(George Shearing)经常应用。

  独奏
  爵士钢琴的要点之一是保持好的节拍,但也有别的诀窍,使得演奏听起来好像“两只猫在弹琴”(意指造成多名演奏者同时演奏的效果)。戴夫·麦肯那的演奏甚至被人称为“三手摇摆”。
  第一:要有清晰、摇摆一样的韵律。可以在左手一个弱拍之后,右手立刻弹一个强拍,以模仿镲的效果。许多爵士钢琴演奏家都习惯于使用两手营造这种效果,但其实仅用左手也可以做到有些回响的效果;即用拇指弹奏主要的音,其余的手指则是装饰音。此时“摇摆”的低音旋律线就是拇指演奏出的四分音符,但中间还有许多附点或三连音的装饰效果。在谱子里,基本上从来不会把这些当中的音写下来,因为它们并非恒定不变的,而是“像鬼魂一样”不定的。因此独奏家的演奏也会有暧昧不清的感觉。为了使节奏更为明显,还可能会添加更多中间的装饰音,让旋律混在一起,形成爵士钢琴独有的摇摆效果。速度如果较快,可能会省略一些装饰音。
  第二:让和声的变化明显。
  第三:右手演奏旋律性内容。
  同时满足三个要求很难,但并非不可能;亦可以将第二和第三加以整合,使右手旋律和声化。
  另一个通常使用的方式是将手放成叉子形,两手食指、中指与拇指形成中间组,无名指和小指分别形成左右组。许多爵士钢琴家用左、中、右组分别演奏低、中、高三组旋律。亦可以用右手同时进行旋律和和声,例如演奏家巴里·哈里斯就称用左手演奏和声是过于偷懒的习惯,而更倾向于经常用右手加入和声。

  五度循环
  在爵士钢琴中,五度循环相当重要,提供了和声上的多样性。一般在旋律的最后四小节,都会有这样的和声进行:III, VI, II, V, I,经过四次转变回到主调。对听者而言,正确的和声进行听起来很顺畅;这样的进行一般都属于上述的四种之一。爵士乐中,通常是一小节一变。最简单的例子是同一个主调和弦可以演奏为“I - V / I”;这样在曲调中就有一个明显的波动。还可以将和声进行加以拓展,或分步进行,好像跳远运动员事先助跑一样。五度循环可以用来改编歌曲。为歌曲配和声的时候,尤其是没有特别复杂旋律线的歌曲,也可以采用部分五度循环的方式,即截取其中的几个进行模式与适合的旋律相配。
  (1)、五度音变化的和就是所谓的“属变和弦”
(2)、变化的九和弦。
(3)、叠织和弦,或称为“复合和弦”。
属变和弦
属变和弦的扩张是斯克里亚宾最早的尝试。其运用大量出现在他中期的作品中:

4 Pieces (Fragility,Prelude,Winged Poem,Dance of Languor),1906 Op51
3 Pieces (Poem,Enigma,Poem of Languor),1907 Op52
"Poem of Ecstasy" for Orchestra,1908 Op54
4 Pieces (Prelude,Ironies,Nuances,Etude),1908 Op56
2 Pieces (Desire,Danced Caress),1908 Op57

传统意义上属变和弦通常是指:去掉属和弦(包括属七、九和弦/不在特别说明)中的五级音,添加上某一个用来代替它的变化五级音和六级音。

斯克里亚宾除了使用以上几种带有一个属变音的属变和弦形态以外,还经常使用带有两个属变音的属变和弦。

这既是他独特的扩张。有时为了获得更加复杂、奇特的音响效果,他还在这种双属变音和弦上加上变化的六级音
这些种种的属变和弦却是在爵士音乐中最常见的、切比较基础的属和弦形式。

也可参考爵士谱例:《伊帕尼玛的女孩》(Girl From Ipanima)中的属和弦的运用。

变化的九和弦
与其说它是个变化的九和弦,到不如确切的说(仅指斯氏作品中):它是个在属变和弦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更加复杂化的属九和弦。各种变化的属九和弦频频出现在他的中期以至到后期的大部分作品中(这亦说明斯克里亚宾的和声思维也在随着他的创作历程逐渐在发展着),典型运用其和弦的代表作品是他的后五首钢琴奏鸣曲,这五首作品全部是他后期成熟的代表:

Sonata NO.6, G 1912 Op62
Sonata NO.7, F# 1912 Op64 (The White Mass)<白弥撒>
Sonata NO.8, A 1913 Op66
Sonata NO.9, G 1913 Op68 (The Black Mass)<黑弥撒>
Sonata NO.10, F 1913 Op70
我们将(ex4-NO.6)与(ex3)做一比较,很快就会发现:这两个分别出自严肃音乐和爵士音乐的和弦的结构竟是一模一样的。我们可以称它为:加十三音的、降低五音的小属九,即:G7b5#9+13

与别人不同的是,在这后五首钢琴奏鸣曲中,斯克里亚宾把这五个变化的属九和弦完全当作这五首作品的“主和弦”。在传统和声学里,属功能和弦是不可能作为“主和弦”出现的。所以,事实上这个和弦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主和弦”(传统和声学中),而是以这个“主和弦”的根音为基础的“中心音”的一种围绕。那为什么又要把这和弦叫做“主和弦”呢?因为它频繁出现在作品中重要的位置,处于高级的地位,而且还全部用在结尾处。这不能不说明:它就是“主和弦”,或者说极具“主和弦”的意义。所以也可以说,这是斯克里亚宾的调性观念的扩大以及对传统“主和弦”的一种突破。

我们知道,爵士音乐有很多种风格和形式(例如:SwingBeBopBossa等等),而每一种都有它自身的特征。有趣的是,其中有一种形式的爵士音乐是以属和弦为其“主和弦”的,那就是前面提到的、在爵士音乐中占有特殊地位的——布鲁斯(Blues)音乐。下面先让我们来看看最有代表的一种布鲁斯模式——12小节布鲁斯——它的和声进行结构:

||Ⅰ7---|Ⅰ7---|Ⅰ7---|Ⅰ7---|Ⅳ7---|Ⅳ7---|Ⅰ7---|Ⅰ7---|Ⅴ7---|Ⅳ7---|Ⅰ7---|Ⅰ7---||

我们可以发现,它的所有和弦全都是属功能和弦,且尾处亦是。如果再深入了解的话,我们还会发现:在演奏这模式的同时,右手的旋律可以在一条音阶上做即兴演奏,虽然它的和声进行中出现过三个不同的和弦。这条音阶便是布鲁斯音阶(Blue Note Scale)。我们以C布鲁斯音阶为例:

这里Eb和F#分别等音于D#和Gb,那么,其排列起来,将得到一个升高九音的、降五音的属七和弦(F在这里是十一音,为升九音的引导、将五音的解决),即: C7b5#9

这个和弦不能不说与斯克里亚宾的各种属九和弦有着潜移默化的联系。直到他的最后一个作品(前奏曲Op74-5)仍然采用了一个属七和弦当作全曲的结尾。

“叠织和弦”
和弦即是音的等度的叠织,二度、及五度以及五度以上的叠织基本上是无意义的。二度叠织起来的并不是和弦,获得的而是音阶;五度叠织起来的和弦在音响上显得空洞,虽然在某一些作品当中可以使用,却没有在觉大部分作品中,大量使用的价值。所以实用的只有三度与四度的叠织。传统和声中全部是以三度叠织的方法来构成和弦,为了摆脱这种素服,斯克里亚宾采用了以四度音程为基础的叠织办法,获得了极加的音响效果。

爵士音乐中,在处理一些复杂的和弦的时候,也采用了这种方法。叠织出来的四度和弦,经常用在伴奏中。请看下一组和声进行。

我们把这例与叠织和弦稍做比较便可发现,两者用法完全一样。这又是斯克里亚宾的和声与爵士音乐的和声的相同之处。

“复合和弦”
“复合和弦”在斯克里亚宾音乐与爵士音乐中是最被大量使用的,那么什么是“复合和弦”呢?前面提到的“叠织和弦”只是指在音程的基础上叠织出来的和弦,“复合和弦”是指在和弦意义上的一种叠织,也就是说,把两个不同性质的、甚至不同调性的和弦叠织起来,所构成的和弦。例如(ex8-2),很明显的可以看出是D与C7叠织的结合,如果在C大调中,那就是下属的属(主七)与重属的结合。在三度叠织和弦中,它可以被称为是一个加十三音的、降五音的属九和弦。可以认为,组成这个复杂的属九和弦的两个和弦是在一个调性上的,但不是属于一个性质(属七加大三)。

在看一例,这种“复合和弦”经常用在爵士钢琴的独奏中。两个叠织的和弦即不是同一性质,又不同属于一个调性。

这个和弦要更加复杂一些,仔细观察,原来下面是一个加升九音的属七和弦;上面是一个大三和弦,也就是说是D7#9于Ab的结合。按照三度叠织起来后,可以称它是一个即降低九音又升高九音的、降五音的属七和弦。两个和弦的调性相差很远。

这些都足可以证明:“复合和弦”的 演化和解决复杂和弦的能力与使用它的价值,进而也就说明爵士音乐把这种叠织的方式更好的继承了,并更加发展了。

“复合和弦”不单用在某一个独立的音位上,在和声的连接上,也屡见不鲜。请看交响诗《普罗米修斯》中的一段和声连接。

用在爵士音乐中的“复合和弦”

先抛开和弦的性质与调性不说,这两个例子居然在和声模进上都很相似。斯克里亚宾的音乐中到底还有多少与爵士音乐类同的地方呢?爵士音乐中到底还有多少地方是从斯克里亚宾的音乐中借鉴来的呢?

事实上,这并不是一个某个人或某几个人就可以全部归纳总结出来的问题。以上提到的,仅是诸多问题中的一小点。我们现在谈到的,也只是斯克里亚宾的音乐与爵士音乐之间的影响与联系,何不知斯克里亚宾还影响了什么样的音乐;爵士音乐还与谁有着密切的联系。

有人说:斯克里亚宾在和弦结构上的扩张与发展以及对“功能和声”的瓦解,是他一生中最大的贡献。那么,现在我们至少还要加上一点:他对爵士音乐与其他音乐或音乐家的影响,亦是他为后人做出的一项巨大贡献。

其实爵士音乐在钢琴上演奏 基本无规律可循
即兴占了很大一部分
我是音乐学院的 我有朋友玩爵士钢琴 我有问他
他的回他也是即兴 即兴中最重要的就是对以上这些和弦的感觉上的认知和熟悉!
可以给你推荐一本书:《爵士哈农》 那本书里记载了大量的各种风格的音阶 和其演奏风格 和典型特征和弦的变化 尤其是爵士部分 介绍了 蓝调 布鲁斯等象征行爵士风格的演奏技巧!
lunasol beige 巧克力 老虎游戏app客户端 antd tree 数据 redhat7 ifconfig 无ip ionsidemenu 版本 易视云id离线怎么办 romance de la luna 加菲猫性格怎么样 新娘盘头视频编发 art读音 shatta wale new track always alive 板扎福利网分享 gparted iso 下载 cad2008安装失败win7 64公斤是多少斤 rsj y380 msn1 1509年 Roland fp90 结尾双写加ed mule英文翻译 碳钢无缝管 沉落 巴金 原文 梁棋棋视频 mp4 ce修改dnf物品数量 bigbang消音 corporate perks unity crtl shift f 墨尔本市交通 中国菜刀 jsp

Copyright 资料库 Some Rights Reserved

如反馈或投诉等情况联系:une35498#163.com